当前位置: www.88bifa.com > 国际资讯 > 正文

陈方安生,美众议院议长关切

时间:2019-10-30 06:54来源:国际资讯
香港2020召集人陈方安生、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莫乃光访华盛顿期间,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Pelosi)会面,谈及《逃犯条例》修订。访问团引述佩洛西表示,倘若修订案通过,美

图片 1

陈方安生。
资料图片

图片 2

香港2020召集人陈方安生、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莫乃光访华盛顿期间,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会面,谈及《逃犯条例》修订。访问团引述佩洛西表示,倘若修订案通过,美国人在港人身安全及企业利益将受影响。

香港2020召集人陈方安生女士、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莫乃光继续在美国访问行程。他们于美国东岸时间3月25日,分别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会面及于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说。访问团先与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全体委员,包括主席Carolyn Bartholomew及副主席Robin Cleveland会面。委员会表示非常关注香港的情况。他们向访问团了解港府拟对《逃犯条例》作出的修订,并对修订一旦通过,在港或过境的美国公民及企业代表可能遭移交到内地受审并受到司法不公对待,表示强烈忧虑。会上,他们亦谈到大湾区发展会否影响香港核心价值、本港的新闻自由以及互联网自由的情况。委员会将于本年5月到访香港作实地考察。访问团形容香港的一国两制正受到重大威胁,特别是来自中央政府的压力。莫乃光忠告与会者,威权政体散播影响、侵蚀民主自由体制,不只直接受威胁的地区应警觉及抵抗,所有秉持民主自由价值的地方也应及时察觉及反应。郭荣铿形容香港守护自由民主价值,并坚守司法独立,是抵挡威权主义的第一道防线。在全球威权主义抬头之际,坚守这道防线更为重要。陈方安生女士希望国际社会及时为港发声,不要待一国两制被蚕蚀到不能逆转的地步,才恨错难返。访问团将于华盛顿访问至3月26日,期后会到纽约,3月30日回港。

执笔之时,笔者与陈方安生女士和莫乃光议员的访美之旅已到尾声。今次出访,比起笔者去年尾的成果更丰硕。

访问团与佩洛西谈到香港「一国两制」问题。佩洛西表示,美国政界普遍认为近年北京加剧干预香港事务,「一国两制」情况转差。佩洛西又称,一直关心香港「一国两制」的情况,以及香港市民的人权。

今次访问团会见的对象层次很高,先是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出访,随后获安排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国务院负责草拟《美国-香港政策法》(下称「政策法」)评估报告的官员、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全体委员、国务院主责政策法的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官员等会面,并有机会到美国传统基金会、乔治城大学及美国外交关係协会演讲。当中最意外的,是陈方安生女士突收到美国副总统彭斯邀请,与他短暂交流。

双方亦提到《逃犯条例》修订。佩洛西说若通过修订案,美国人的人身安全及在港美国企业的利益必定会受影响。访问团则期望美国政界尽快就《逃犯条例》修订发表意见。

美国政界对访问团的接待,显示他们对香港的重视。这固然是由于香港与美国是重要的经济伙伴,两地之间有共同和庞大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国注意到近年一国两制急剧恶化,以致不得不特别留意香港的形势,从而检讨对港政策。

访问团完成华盛顿行程后,明将抵达纽约继续访问行程至本月尾。

去年底,美国国会辖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表的报告,是美国对港发出的警号。当时笔者出访,得悉美国政界会从五方面观察香港情况,包括:是否再有市民被剥夺参选权及当选者被褫夺议席、再有外国记者被逐离香港、再对民主派提出政治检控、提倡订立一条严厉的23条,以及继续拖延落实真普选。

今次出访,正值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政策法评估报告。除上述五方面外,美国政界还特别关注港府近期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容许特区政府按中国大陆政府要求,引渡在港的本地市民和外国人到内地接受审讯。美国政界担心若通过修订,将会威胁身处香港的美国人的安全和人权。

笔者一行主要向美方表达两个信息:第一,切勿将香港捲入中美贸易战;第二,政策法不单对香港维持国际地位有关键作用,更是捍卫一国两制的重要助力。这是由于一方面香港之所以能参与国际经贸组织或协议,全赖该等组织和协议不是以国家主权,而是以是否属独立关税区为甄别成员的标準。另一方面,维持政策法既符合美国最大利益,同时有助香港保持经济稳定及多元,让香港有能力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美国政界对港的两点意见

美国政界亦就香港情况向访问团表达了两点意见。第一,美国认为一国两制正在褪色,要是港府容许这个趋势持续,香港势必失去所有特色和优势,沦为一个与中国大陆相差无几的内地城市。届时美国以至国际社会将会把香港与中国大陆「一视同仁」,不会给予香港特别优待。

第二,香港的国际地位是建基于国际社会的信任,而这份信任则来自香港与国际社会拥有很多共同价值,包括追求民主、捍卫自由和崇尚法治。若然香港放弃这些共同价值,就会失去国际社会的信任基础。

可惜港府对美国发出的警号和劝喻冥顽不灵。日前商务及经济发展局长邱腾华竟然拾建制派某些议员的牙慧,指香港在经贸方面能够利用单独关税区地位,是基于《基本法》将香港界定为单独关税区,并容许香港用「中国香港」身分参加国际贸易组织或自由贸易协定,而并非个别国家施予。

这种井底之蛙的说法,很难想像是出自一个曾任工业贸易署副署长和香港驻华盛顿经济贸易办事处长的官员之口。盖基本法只是不把香港纳入中国大陆关税区,但国际社会是否视香港为一个独立关税区,不单是看基本法怎样写,更会观察香港情况是否与中国大陆有别。假如香港变得与中国大陆一样,没有民主、自由和法治,那么即使香港与中国大陆的税制不同,国际社会还会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吗?若然香港失去美国的信任和肯定,国际社会其他国家又会怎样看待香港?答案不言而喻。

难怪美国政界在与我们交流时不时表示在维持政策法的问题上,香港的民间社会比特区政府更积极、务实和具建设性。

作者是立法会(法律界)议员、公民党执委及专业议政召集人

编辑:国际资讯 本文来源:陈方安生,美众议院议长关切

关键词: www.88bif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