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88bifa.com > 国际资讯 > 正文

教科文协会,最新报告

时间:2019-06-29 04:00来源:国际资讯
对全民教育发展历史、6项全民教育目标进展情况及全民教育政策国际援助研究表明:尽管达喀尔会议后,在各国政府、国际机构、援助方及非政府组织政策和行动的协助下,社会各界为

图片 1

对全民教育发展历史、6项全民教育目标进展情况及全民教育政策国际援助研究表明:尽管达喀尔会议后,在各国政府、国际机构、援助方及非政府组织政策和行动的协助下,社会各界为全民教育目标的实现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改革进展并不平衡,大部分全民教育议程仍未完成,全民教育的所有目标都未完全实现。

图片 2 教科文组织图片/Tuan Nguyen

在各国领导人即将在第68届联大就制定2015年后的发展议程展开深入讨论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前发布了最新一份《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的主要发现,称教育在减少赤贫、推动广泛的发展目标方面具有不可比拟的力量。

全民教育;国际援助;达喀尔行动纲领;全球监测报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天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全世界只有三分之一的国家实现了国际社会在2000年确立的全民教育六项目标中的所有量化指标,而只有一半的国家实现了其中最受瞩目的普及初等教育的目标。

教科文组织在即将于2014年1月正式发布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中指出,对教育进行投资,特别是投资于女童教育,可以确保许多国家在促进卫生保健、生殖健康、促进民主参与,加强女性的权利和能力,进而实现减少赤贫的目标方面获得实实在在的益处。然而,要想真正释放教育的变革性力量,新的发展目标必须进一步确保所有儿童都能够平等地享有接受小学教育和中学教育的权利。

作者简介:亚伦·贝纳沃特,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团队主管,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教授。巴黎 75352

今年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围绕“成就与挑战”的主题,对国际社会在过去15中所取得的成果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并就今后的全球教育工作提出了一系列详尽的建议。

根据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及西亚有近300万女童在15岁结婚,低于世界多数国家的法定年龄。如果所有年轻女性都受过小学教育,每年就可减少50万例童婚,如果让她们完成中学学业,则可将童婚数量减少200万。

译 者:张惠,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北京 100875

潘基文秘书长在为报告的发布发表的致辞中指出,过去15年来,国际社会在促进全民教育方面取了诸多进展。例如,现在进入小学受教育的儿童比以往增加了5000万,而失学儿童和青少年的数量也减少近一半,许多国家在增加包括女童在内的小学注册率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此外,在上述地区,约340万年轻女性在17岁时生育,如果她们受过小学教育,那么早育现象将可减少34万,如果她们拥有中学学历,早育现象则可减少200万。

内容提要:对全民教育发展历史、6项全民教育目标进展情况及全民教育政策国际援助研究表明:尽管达喀尔会议后,在各国政府、国际机构、援助方及非政府组织政策和行动的协助下,社会各界为全民教育目标的实现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改革进展并不平衡,大部分全民教育议程仍未完成,全民教育的所有目标都未完全实现。人们过多地寄希望于通过外部融资加快全民教育改革进程。尽管援助确实有所增加,但其总量远远不及预估的需求量,其援助对象未能集中于最需要援助的国家,其实施也往往未能有效开展。

潘基文表示,有鉴于此,国际社会可以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在行之有效的政策下,配以必要的资源和意愿,取得进展是可能的。这一点对于塑造2015年后发展议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经验。

报告指出,教育不仅能够促进宽容、帮助人们理解民主、调动人们参与社会的政治生活;还能帮助挽救母亲的生命、预防儿童疾病,并在应对饥饿、环境等问题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关 键 词:全民教育 国际援助 达喀尔行动纲领 全球监测报告

根据报告,47%的国家实现了全民教育六大目标中的第一项,增加幼儿的全面保育及教育;52%的国家实现了第二项目标,在2015年确保所有儿童,尤其是女童,完成优质免费的义务初等教育。

《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编辑组组长波琳•罗斯(Pauline Rose)表示,教育往往被各种各样的全球发展议程所忽略,报告的分析结果将无可否认地证实这一现象应该得到改变。世界领导人要想在下周开始的第68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以及其他会议上商讨、制定2015年后的发展目标并在这一问题上取得成功,他们就必须承认教育的核心作用。

中图分类号:G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04-0051-11

报告指出,要实现国际社会为今后15年设立的新的教育目标,各国政府需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每年额外投入220亿美元的资金。

一、全民教育议程及其实施

2000年,来自世界164个国家的代表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的“世界教育论坛上”通过了全民教育六项目标,承诺到2015年满足所有儿童、青年及成年人的学习需求。

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首次提出了教育是一项基本人权。此后,1989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儿童权利公约》及1990年在泰国宗滴恩起草的《全民教育国际宣言》都重申了这一要义。《全民教育国际宣言》简洁明确地阐述了包括公平、学习和非正式条款等在内的相关教育政策。[1][2]面对许多国家教育发展停滞不前的现实,秉持人类发展应是一切发展的核心理念,加之冷战结束所产生的乐观主义情绪,国际社会比以往更加重视全民教育,并呼吁进行教育改革。

一年一度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由一个独立团队撰写,是教科文组织发布的有关教育问题的旗舰报告之一。

全民教育议程坚信这样的理念——“只要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和充足的资源,公共政策便可在几年之内从根本上改变教育系统及其与社会间的关系”。[3]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全民教育的进展非常缓慢。在世界最贫困的国家,社会结构的政策调整严重阻碍了改革进程,普及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的改革毫无进展。20世纪90年代末的全民教育进展得益于两项计划的开展。首先,在巴黎秘书处的支持下,负责全民教育监测、推广和合作的跨机构组织——“国际协商论坛”提出了全民教育评估最后十年国家层面的改革计划。180个国家参与了评估,并建立了一个全球统计数据库,全民教育议程的重要性再次得以强调。[4]其次,由于实现全民教育目标的进展缓慢,民间团体对国际社会施压并督促其采取行动。最突出的事例就是1999年10月成立的“全球教育运动联盟”,其创始成员包括“援助行动”、“国际乐施会”、“全球反童工游行”和“国际教育协会”,它呼吁“动员各国政府履行其承诺,为所有人尤其是对妇女,提供免费而高质量的教育”。

2000年4月,来自国际社会的1,100多名成员参加了塞内加尔达喀尔举办的“世界教育论坛”。在这次会议上,各地区机构、国际组织、捐助机构、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团体和164名国家政府代表共同制定了《达喀尔行动纲领》,以兑现全民教育的承诺。

该框架包括两个关键点:一是为所有国家提出了到2015年要实现的6项宽泛的教育目标及其相关目标(其中“实现小学和中学教育的性别平等”这一目标是计划到2005年实现);二是为国际社会、国家、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等所有利益相关者制定了12项战略。

这6项全民教育目标包括:

扩大和提高综合性幼儿保育和教育的质量,特别是对最易受伤害和处境不利儿童的保育和教育;

保证到2015年实现所有儿童,尤其是女童、处境不利儿童和少数民族儿童,享受高质量的免费义务教育;

保证所有青年和成人能够通过平等参与适当的学习和生活技能方案来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

到2015年实现成人尤其是妇女的识字率提高50%,保证所有成人能接受基础教育和继续教育;

在2005年以前消除初等及中等教育中男女生人数不平衡的现象,并在2015年以前实现教育方面的男女平等,重点确保女生有充分和平等的机会接受和完成高质量的基础教育;

全面提高教育质量,保证各种教育的优质化,使人人都能够取得社会承认的、可评估的学习成果,特别是在读写、计算和基本生活技能方面的学习成果。

目标1是基于“幼儿保育和教育”这一最根本需求及其对儿童未来美好生活的重要性而提出的。《达喀尔行动纲领》并未提出幼儿保育和教育的具体目标,但《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对最接近目标核心概念的若干重要指标进行了监测,包括生存、营养和学习机会获得等。目标2“普及小学教育”的实现一直被视为全民教育的关键指标,这主要是由于与其紧密相关的“第二个千年发展目标”在国际教育议程中发挥的主导作用。目标3的范围由于过于广泛而不能保证对其监测的有效性,而且学习需求、专业知识界定及技能传授方式不仅在不同文化和国家中各不相同,而且也随时间而改变。2002年以来的《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主要集中在普及中学教育及基本技能方面。目标4的重点是减少成人文盲率,但因政治承诺、定义和测量策略上的矛盾和争议,其发展受到阻碍。目标5中性别改革的目标因其对性别平等的狭隘理解受到了指责,因为这一目标虽然强调性别平等,但并未充分指明校外教育中性别平等的限度。[5]目标6主要解决教师培训、教科书使用、基础设施和可测量的学习成果等质量问题。调查显示,大部分学生“只能有限地获取他们希望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对学生的学习内容并未详细说明,不能保证教学质量及学习评估”。

辅助国家推行全民教育的全球性干预措施有3类:一是现有的以及纲领中首次提出的相关协调机制;二是致力于成人扫盲或冲突等特殊挑战等在内的全民教育具体的推广活动;三是在框架中详细说明或由当局政府提出的各类计划和倡议。在特定的组织及管理协调下,这些干预措施彼此重叠,并相互作用。尽管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些纲领及其干预措施仍有助于促进全民教育政策承诺的实现,并在国家层面上为利益相关者提供支持,以推动改革。然而在实践中,这方面的进步很有局限。[6][7]

图片 3

图1.全民教育全球预期效果的逻辑框架

基于信息和循证基础上的干预措施将必然推动教育发展,这种假设本身就存在缺陷。人们将决策视为获取证据、并进行干预的技术训练过程。但循证政策和结果导向管理的观念普及后,政治干预的影响则更为凸显了。[8]各个国家政府层面的行动不足不仅反映为信息的匮乏,也体现在政治矛盾或冲突之中。实际上,即使国家要实现全民教育目标,仍然需要通过寻求政治支持、吸收、理解、学习和吸取外部资源的经验与教训,来获得国家能力建设所需的政策支持。

编辑:国际资讯 本文来源:教科文协会,最新报告

关键词: www.88bif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