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88bifa.com > 88必发官网 > 正文

熊广琴的写意花鸟画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陈醉

时间:2020-05-06 03:38来源:88必发官网
第二要谈的是写书。说实话,当今中国画画的人多如牛毛,但画画的人又能写好书法的不多,能写好书法又能题好款的也不多,能记得几句古诗词句给自己的画题款的更不多,能背诵很

第二要谈的是写书。说实话,当今中国画画的人多如牛毛,但画画的人又能写好书法的不多,能写好书法又能题好款的也不多,能记得几句古诗词句给自己的画题款的更不多,能背诵很多古诗词、文句的就更少了,而能够自己创作诗词为自己题画甚至为他人题画的人,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广琴做到了,她的作品是一个纯粹文化人的作品,看她这本文集里收录了她十几岁一直到现在的作品。很年青时就在报刊开散文专栏,这是很不容易的。她同高晓声等当代大家有过交往,请益良多,文化视野是开阔的;她出道很早,但始终能够踏实努力地学习、积累,沉潜下去,这是很难得的。她的文,文字干净,流畅,语言好,充满诗性。对人对事包括艺术理论,既有理性思索同时又能赋予最感性的语言表达,文章灵动而有韵致,很难得。上面这两点很重要,我常常告诫我的学生,当今能考上纯美术专业的学生,技巧都很不错了,今后的较量,就是文化的较量,修养的较量。广琴具备了这个前提,所以她画得好。

广琴不仅天赋才情,而且勤奋好学,雅文化的修养相当全面而深厚。她把读书作为修身养性的第一要务,从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包括小说、诗歌、散文,美学、文论、诗论、画论,到中国绘画书法史与西方绘画史,现代平面设计,当代艺术批评,等等,无不涉猎,潜心钻研。这种以读书为根底的雅文化的修养,特别是中国古典传统的诗性的文学修养,在潜移默化中培育了她清雅脱俗的气质,也使她的写意花鸟画增加了清雅脱俗的韵味。她从小喜爱种花、观花、画花。20世纪90年代初期,她决定专攻花鸟画。她早期练习工笔花鸟画,临摹过于非闇、陈之佛和宋人的工笔花鸟,但出于外柔内刚的性格,她更喜欢写意花鸟画,临摹过海派诸家的小写意花鸟。她自我审视,发现自己骨子里不乏刚健,但作品面貌却以文秀显现。她认为,一个优秀艺术家应是雌雄同体或者说刚柔相济的。我想这正如李清照的词,既有人比黄花瘦的婉约,又有九万里风鹏正举的豪放。90年代中期,她大量临摹吴昌硕的大写意花鸟画,师法那种雄强厚重的金石味,但她发现了自己画工笔时尚未暴露的笔不入纸的弱点。书法是写意画的基础。她虽然自幼接受书法训练,但功力还不够深湛。为了画好写意画,她发誓不惜把手写断。以前她主要临帖,这回转向写碑,从吴昌硕的石鼓文、石门铭、瘗鹤铭、北魏墓志、郑文公碑、好大王碑,再回到颜真卿、钟繇、二王,有时一天苦练书法16小时以上。她这种惊人的学习毅力实在令人感佩,她的书法功力也日益精进。我见过她的小楷,品格端庄,妍雅秀逸,淡定从容,内含刚健,一如其人其画。严格的书法训练为她的写意花鸟画书法用笔的笔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她的书法碑帖兼修,笔墨刚柔相济,以至她后来自诩她的写意花鸟画在笔墨张力上超越了性别。90年代后期,她从南京来到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班进修。她反复临摹该院珍藏的陈淳、朱耷、恽南田、石涛、华新罗、金农、汪士慎、罗聘、蒲华、任伯年、吴昌硕等历代名家的真迹,获益匪浅;同时她认真观摩现代名家潘天寿的原作,极受启发。期间她曾去海南和洛阳两地写生。21世纪初期,她又北上求学,到北京中国画研究院花鸟画高研班进修。2005年她考取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前后陆续发表了《自然本天成内美静中参谈写意花鸟画的主题观念和形态》《从愤世嫉俗到平淡天真朱耷和他的花鸟画》《独立啸傲天地间论徐渭和他的花鸟画》等论文。她擅长散文,文笔清丽自然,真情动人,她写的论文也采用散文式笔调,流畅活泼,毫不枯燥。她的论文《不同的孤愤与狂放徐渭和朱耷花鸟画比较》,引证翔实,论点精辟,推理缜密,分析透彻,表明她对中国传统文人写意花鸟画的历史、技法和理论具有系统的把握和精深的修养。这种修养也属于一种雅文化的修养,使女画家清雅脱俗的气质更加醇厚,使她的写意花鸟画作品的格调和境界更加雅逸。

第三,就是谈画了。广琴画得很清丽、秀雅,那种淡淡的感觉很好。画的最高追求就是意境。有了上述的文化修养的指导,技巧就得跟上来。广琴有很好的传统功夫,还有过西画的训练。看她的素描、水粉等画得都很不错。有些画表现的是对传统纯粹继承的一面,有些画又表现了不同时期开拓新境界的一面,风格多样。另外,她的书法,楷书、行书和草书,都训练有素,合目的性,并且能直以书法入画法,在画写意时,笔笔写来,做到了书写的纯粹性。她还结合自己的心得谈到当代文人不拿毛笔写字的种种遗憾。有这些综合素质,才能取得今天的成果。

广琴尊重传统,但并不盲从传统,也许是爱读鲁迅的缘故,她对中国文化传统始终保持着清醒的理性的批判精神。她写的论文《中国画南北宗论批判》就对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文人画传统的复古倾向和宗派偏见进行了理性的分析批判。她在批判传统中思考,发现传统文人写意花鸟画以言志载道为宗旨的立意程式化太过庄重则难免迂腐,并不熨贴人性本质的一腔情怀。因此,她认为现代甚至未来表现自然的本质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之大美可能是花鸟画惟一的真命题。她这种深刻的现代性思考,已经超越了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的艺术本体层面,进入了更博大的形而上哲学的审美理想境界。在这里,我不拟讨论天人合一之类玄奥的哲学问题,还是按照本文的论述逻辑,把广琴的写意花鸟画放在清雅嫩逸、独抒性灵、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的理论框架中来考察。

第四,提一点意见:作为一个展览而言,显得有点单调。你可以追求自己清淡的格调,也可以丰富一下,或部分丰富一下。你还有很多本事,可以舒展一下。从构图上讲,可以形而上,也可以形而下一点,你都做得到。还有,画面没有发挥自己题诗的能量。我感觉你的能量没有用完,政策没有用足,有点儿可惜。

熊广琴的写意花鸟画清雅嫩逸,独抒性灵,个性鲜明,笔墨单纯,保持着高雅的格调,达到了高华的境界,具有很强的现代感,已经从当代中国众多花鸟画家中脱颖而出。当然,要成为一代大家,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她已有的创作成果证明,她探索中国写意花鸟画的现代性的道路是可行的。艺术,尤其是写意画,需要发掘外部世界,表现自然的本质,更需要发掘内心世界,表现自己的性灵。我们苦苦寻求的中国艺术的现代性,其实并不在西方,也不在外部,就在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写意精神,就在我们自己内心的深处性灵之中。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首先要谈的一点是读书。现在能静下来认真读书的人不多了。广琴是一个好读书并且读而能化的人。看得出她爱读《红楼梦》,今年恰逢曹雪芹诞生二百五十周年,前两天我正好出席了纪念活动。俗话说,闲谈不讲红楼梦,纵读诗书也枉然。广琴读了,讲了,她还给宝、黛等一干人马开了药方。她读出了其中的性灵,因此也谈艺术创作中的性灵。 实际上,就是消化了,把她的体会融进了她的思考,把它和自己的实践体会结合起来,写就了《种花》这样的散文,性灵说是一个很不好谈的话题,但她能举重若轻,编织成趣、味俱佳的文章。

1999年,广琴在杭州加强写生并提高笔墨质量的基础上,创作了《西湖四季图》《牡丹》《芍药》等小写意花卉。这些作品是没骨或双勾设色花卉,注重写和放的意趣与色相的单纯,画面上一种清新淡雅的自然生命气息扑面而来。女画家不仅表现了西湖牡丹、荷花、蒹葭、山茶和芍药等花卉自然的生机,而且抒发了自己清雅脱俗的性灵和追求嫩逸之美的情感,也略带一种莫名的喜悦和淡淡的惆怅。她为了追求嫩逸之美,避免笔墨过于娴熟而甜俗凡庸,有意藏起手上的三分机巧,笔下多露出一些生拙。她显然吸收了恽南田没骨花卉的精华,但并不满足于对前人的模仿,而力求有别于前人的新意。我觉得她的花卉固然不如恽南田的笔墨精妙,高逸古雅,却更为嫩逸清新。2003年,广琴在南京创作了长达10米的水墨手卷《玉泉之忆》,忆写杭州玉泉的梅树梅花,寄托自己当年在树下花间留连的情思。松年《颐园论画》说:要由骨格苍老而透出一番秀雅,如淡妆美人态度,为画梅之上上品。广琴这幅水墨手卷和其他墨梅,穿插疏密,位置得宜,笔墨单纯,变化丰富,浓墨点苔的枝干的苍老,更显出淡墨勾圈的梅花的嫩逸。润人心腑的不止是画面上梅花浮动的暗香,还有女画家发自性灵的一股清雅之气。2003年至2004年,广琴又创作了水墨设色的写意花卉《静日观花系列》。这批作品尺寸巨大,大多以渴笔焦墨写枝干,以细线淡彩画花叶,描绘的花木有牡丹、茶花、碧桃、二乔、玉兰、辛夷等。女画家在《静日观花系列》中着重同时表现花木单纯朴素的自然形态与自己清雅脱俗的个性气质,表现花木的性灵与人的性灵冥合为一。因此她刻意追求画面的单纯,剔除、过滤和提纯了旧有图式中的一些元素,采用焦墨也是服从于单纯的大局。她的笔墨语言整合了虚谷的枯笔焦墨、吴昌硕的金石笔法、潘天寿的意笔工写等优长,又呈现出自己笔墨清润、设色嫩逸的个性特征,画面的总体视觉效果简俊莹洁,疏豁虚明,含滋蕴彩,生气蔼然。2005年,广琴在北京创作的纯水墨花卉《墨笔四季系列》,包括海棠、红蓼、芙蓉、梅花,画法介于小写意与大写意之间,充分发挥了中国水墨画墨分五色的特点,虚实浓淡交错的花枝墨叶,凸显出女画家特有的清雅嫩逸、独抒性灵的笔墨格调。

熊广琴是当代中国写意花鸟画的后起之秀。我初见女画家本人,便被她清雅脱俗的气质吸引;后来拜读了她的写意花鸟画作品,更被她清雅嫩逸、独抒性灵的艺术感染。赞赏之余,我暗自思忖:她那种清雅脱俗的气质究竟从何而来?清雅嫩逸的性灵在她的写意花鸟画中又是如何抒发的?

广琴对清雅嫩逸、独抒性灵的格调和境界的追求,与她对写意花鸟画的现代性的追求是同步的。她毕竟不是古代社会的闺阁画家,而是现代中国的知识女性。她属于改革开放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画家,多次出国观摩过西方现代艺术,又从事过现代平面设计,写意花鸟画的现代性自然而然成为她自觉的追求。20世纪90年代中期,她创作的《近水图》《家在清风雅雨间》《香满西湖烟水》等作品,尝试拆解吴昌硕的笔墨程式,糅进色彩和构成等西画因素,追求墨色浑融的诗境描绘,有较强的现代感,得到师友们的肯定,她以为在中西艺术之间找到了一条自己的路。后来她到欧洲观摩了西方各个流派的大量原作以后,又自我否定了自己的尝试,决定还是沿着中国画本体道路走,回到传统。她仔细研究了潘天寿和郭味蕖的写意花鸟画,发现他们的画之所以有那么笃定的现代感,是因为他们很敏锐地捕捉到了时代的脉搏,并有足够的能力把时代精神和深藏内心的人文关怀准确地移注于画面。深厚的学养,天赋的才情,成就了经典的图式和风格。中国艺术的现代性问题也是我近几年关注的焦点。我认为,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是现代艺术的两大特征,而且是东西方现代艺术的普适特征,也是衡量艺术是否具有现代性的重要标准。在中国传统艺术的丰厚资源中,也蕴涵着类似现代艺术特征的元素和萌芽,特别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精髓写意精神,为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今天我们还特别欣赏梁楷、徐渭、石涛和八大山人的作品,大概也因为他们鲜明的个性和简化的形式富有现代感,容易唤起现代人审美情感的共鸣。我这种现代艺术观点,获得了不少中国画家特别是写意画家的认同,包括广琴。广琴在她的论文《不同的孤愤与狂放徐渭和朱耷花鸟画比较》中指出:徐渭和朱耷都是有鲜明风格的个性派画家,徐渭以本色和真性情放笔挥毫,直抒胸臆,朱耷的画风简逸高迈,笔简墨精,给当代中国画提供了现代性启示。她撰写这篇论文时并不知道我的观点,但英雄所见略同,她凭借自己敏感的悟性和深入的研究,已经从徐渭和朱耷的写意花鸟画中发现了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的现代性基因。直抒胸臆就是强化个性,笔简墨精就是简化形式。独抒性灵也等于强化个性。正如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中所强调的:所贵乎艺术者,即在陶写性灵,发表个性与其感想。性灵派画家恽南田崇尚简约高贵,说:画以简贵为尚。简之入微,则洗尽尘滓,独存孤迥,烟鬟翠黛敛容而退矣。并说:愈简愈难。钱杜则说:愈简愈佳。简化形式就是要删除繁琐的细节,追求丰富的单纯,包括结构、笔墨和色彩的单纯。这种简化的形式是真正有意味的形式,旨在表现高简诗人意,而不是像鲁迅批评文人画末流所说的竞尚高简,变成空虚那样的单调乏味。实际上,广琴正是沿着中国历代性灵派画家或个性派画家的路子继续前行,在她的写意花鸟画创作中不断强化个性与简化形式,进行现代性探索。

人的气质大致可分为清浊或雅俗两类。清者近雅,浊者近俗。清出于天性,雅来自修养。俗不易根治,雅可以通过修养获得。雅文化的修养可以培育人的气质,或者改变人的气质,甚至逐渐由俗变雅,由浊变清。据我初步了解,熊广琴清雅脱俗的气质,主要出于她清纯的天性,也来自雅文化的修养。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说: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此说未免偏激,却极富诗意,可谓中国封建末世的女性主义宣言,令我等须眉浊物自惭形秽,只能仰慕造化独钟、天赋才情的清纯女性。广琴天资聪慧灵秀,多才多艺,从小酷爱读书、写作、书法、绘画,她的作文和书画都备受称赞。少年时代她特别爱读《安徒生童话集》、《红楼梦》和鲁迅的文章:安徒生童话使她一直保持着天真烂漫的童心,《红楼梦》给了她敏感而挑剔的审美眼光,鲁迅给了她睿智而冷峻的批判精神。她文静矜持,内心却充满浪漫的幻想。她最初梦想当作家,后来又想当书法家、画家,而今她的梦想已逐步实现。她曾是报刊散文专栏作家,并以书法知名,今天更以写意花鸟画著称。她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美术工作部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女画家屡次参加国内外重要的美术展览,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收藏,她出版的多部个人画集以及发表的散文、论文和书法作品也深受好评,不愧为典型的江南才女。

广琴爱画牡丹,尤其爱画牡丹珍品昭君出塞。1999年春,她曾到河南洛阳写生,集得《熊广琴洛阳牡丹写生画稿》一册,颇自珍惜。此后,她画过数十幅牡丹,有纯水墨的,也有水墨设色的,直到2011年她还画了多幅白描牡丹和纯水墨或水墨设色牡丹。牡丹国色天香,雍容华贵,很容易画得艳俗,甚至俗不可耐。广琴画的牡丹无论著色与否,都清雅嫩逸,风姿绰约。张式《画谭》反对皮相者以水墨、著色分雅俗,殊不知雅俗在笔。方薰《山静居画论》也说:笔墨间尤其辨得雅俗。的确,据我观察:雅人下笔便雅,著色亦雅;俗人下笔便俗,著色更俗。广琴雅人深致,她的笔墨和色彩本身便清雅脱俗,所以无论画什么、怎样画都格调不俗。这是她清雅脱俗的气质和性灵使然,她笔下的牡丹就是她性灵的化身。她那些纯水墨或设色淡雅的牡丹,笔墨非常单纯简约,有时以淡墨渲染花心,勾勒也有些生拙,但不以穷约减其丰姿,粗服乱头愈见妍雅,罗纨不御何伤国色。淡扫娥眉胜似丰肌艳骨。她曾在一幅牡丹上题诗:玉容谁得顾,无风自婀娜。她画的牡丹笔墨刚柔相济,寓刚健于婀娜之中,行遒劲于婉媚之内,正符合女画家外柔内刚的个性。她画的荷花清逸雅健,尤其是她的没骨花卉《莲系列》淡彩鲜丽,娇嫩欲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也完全符合女画家的审美情趣。她的水墨设色作品《辛夷系列》是由于对邻家种植的辛夷感触极深而创作的,曾再三题诗咏叹。她的题画诗不拘格律,自由抒写自己的性灵,诗意浓郁,含英咀华,吐纳珠玉之声。广琴的写意花鸟画多写花卉,少见禽鸟。她的纯水墨作品《鹑系列》,小鸟的造型特别稚拙可爱,表现了女画家未泯的童心。2011年秋,广琴到陕北安塞写生,勾画了许多知名或不知名的山花野卉,不仅进一步磨练了笔墨,而且拓宽了创作的题材。

我认为,熊广琴的写意花鸟画的艺术特色、格调和境界,可以概括为清雅嫩逸,独抒性灵。这种判断来自我读她的写意花鸟画作品的直觉感悟,也来自她的散文佳作《种花》中表达的艺术观念。中国明清时代已进入封建社会末世,个性意识萌芽滋长,明代诗人袁宏道和清代诗人袁枚都力倡张扬个性的性灵说。袁宏道主张: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袁枚也说:凡诗之传者,都是性灵,不关堆垛。风趣专写性灵,非天才不办。所谓性灵是指诗人或艺术家天赋的性情灵机、本真的个性情感,引用广琴的话说:性灵就是真而慧,是一种天生的真性情和悟性。明清时代文人写意画流行,性灵说也从诗学浸润画学,尤其在清代画论中常说性灵。例如,沈宗骞《芥舟学画编》:惟以古人之矩矱运我之性灵,纵未能到古人地位,犹不失自家灵趣也。董棨《养素居画学钩深》:用古人之规矩,而抒写自己之性灵。华琳《南宗抉秘》:或夺胎古人而欲变其面目,或自出炉冶而欲写其性灵,必研精殚思以求尽善。王昱《东庄论画》:惟以性灵运成法,到得熟外熟时,不觉化境顿生,自我作古,不拘家数而自成家数矣。恽寿平《南田画跋》虽未直接使用性灵一词,但谈及略借粉本而洗发自己胸中灵气,自己胸中灵气正是性灵。广琴在杭州求学临摹图书馆藏的恽南田的一幅画时,抄录了题在画上的一句话:苍老易,时间也;嫩逸难,秉性所致也。这句话非常重要,因为它提出了一个独特的美学范畴嫩逸。我们在现存诗论、画论文献中常见清逸高逸秀逸淡逸雅逸等范畴,罕见嫩逸。嫩逸是指清新、稚嫩而文雅、秀逸,与苍老相对,与生拙相近。顾凝远《画引》论生拙之可取在于文雅:生则无莽气,故文,所谓文人之笔也;拙则无作气,故雅,所谓雅人深致也。广琴在她的散文《种花》中说:恽南田弃苍老尚嫩逸,强调的也是性灵,嫩逸即是性灵的枝蔓上开出的花朵。我同意她的观点:有性灵派诗人,也有性灵派画家。明清时代是文人写意花鸟画的繁盛时期,写意花鸟画最适宜抒写性灵。陈淳、徐渭、朱耷、恽南田、石涛、华新罗、金农、汪士慎、郑板桥、虚谷、蒲华等明清画家乃至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现代画家,都可以说是性灵派画家,他们抒写性灵的写意花鸟画也正是广琴重点临摹或学习的范本。女画家在总结自己的创作经验时说:花鸟画家托最美的自然物形象,映射出个人的品相。品格既有天成,也有赖修炼。真、善、美、慧,最重要的是性灵。她把嫩逸二字牢记在心,把嫩逸之美作为一个标高,在她的写意花鸟画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追求清雅嫩逸,独抒性灵的格调和境界。

编辑:88必发官网 本文来源:熊广琴的写意花鸟画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陈醉

关键词: www.88bifa.c